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第1354章 忠义伯,你可知,你犯下了弥天大罪!

          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      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+大 -小

              都市阴阳师第1354章 忠义伯,你可知,你犯下了弥天大罪!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                几十个身穿西厂服饰的太监,直接涌入了这大厅内。≦看 最 新≧≦章 节≧≦百 度≧ ≦搜 索≧ ≦ 品 ≧≦ 书 ≧≦ 網 ≧

                而且不只是大厅内,大厅的房檐之,以及周围,所有的角落,都被西厂的人给占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忠义伯府,但凡是有护卫家丁要反抗的,西厂的人直接痛下?#31508;幀?br>
                后来这些护卫家丁也不敢拦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们是,西厂。”穆倧看着如此多西厂的高手冲进来,心一颤。

                林凡也是脸色一变,他朝这些西厂的人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五十多人,绝大多数都是真人境的修为,还有十个解仙境级别的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有四个人林凡也看不出深浅,不过林凡能从这四人身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的压迫?#23567;?br>
                林凡隐隐猜测,这四人,恐怕是地仙境级的强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燕国仅仅一个西厂,竟然有如此多的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四个地仙境强者,如此多的解仙境强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而且西厂肯定不可能倾巢而出,只是来了不少高手,但却绝不是全部。

                此时,一个面色饥黄,看起来越七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老人步伐缓慢,但速度却是快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目光如鹰,死死的盯着穆倧:“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忠义伯自然是认识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太监,他差点没给吓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原本以为魏弦旻只是吹吹牛逼,没想到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即便是将庆隆府经营足足五百年的?#24405;遙?#33509;是得罪了魏正这样的角色,片刻都能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他双腿有些发软,却是不敢撒谎了,他急忙跪在地,朝魏正磕?#36820;潰骸?#22312;下忠义伯,见过厂督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人呢?”魏正依然是重复这两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在地牢。”穆倧恭敬的说道:“我亲自带厂督的人过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亲自去,你们四人跟我来。”魏正淡淡的说道:“其他人,将这里?#26149;茫?#19968;直苍蝇都不许飞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所有人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带着那四个地仙境强者,跟随在穆倧身后,进入了地下监牢。

                穆倧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,不知道魏正这老?#19968;?#31350;竟是在玩哪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不过穆倧却知道,自己这一关,恐怕不好过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自己恐怕只能狠一狠心,好好的花一笔钱,来贿赂这个老太监才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在穆倧眼,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,如果不能解决,?#24378;?#23450;是钱还没给到位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的身份亲自前来,自己积攒这么多年的钱财,恐怕要大出血了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想着这些,他不禁感觉一阵头疼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不过他带魏正往监?#25991;?#21069;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脸色平静。

                穆倧压低声音说道:“厂督,在下有不少钱财,我们这?#24405;?#22320;方太小了,难以放下,我想送一些到厂督家先帮我暂时放着,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这当然不能贿赂得太明显,还是得委婉一些,只是说存放好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忠义伯的封地如此大,金山银山也能放得下。”魏正面不改色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穆倧说:“这王狗子不知道是什么身份,竟能让厂?#35282;?#33258;前来?在下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道:“忠义伯不用担心,若王狗子不是我要找的人,你自然安然无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见魏正不愿意透露王狗子身份,穆倧心里也难受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他心里忍不住暗想,特么的,谁能有关?#25285;?#35753;魏正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救个人?

                要知道,算是魏正递一句话,已经算是了不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除非,除非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穆倧想到了一种情况,不过他很快摇头起来,自己想太多了,或许情况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。

                很快,穆倧带着魏正来到了一个牢房?#21834;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这是王狗?#21360;!?#31302;指着胸口血淋淋的王狗子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眉毛一皱,轻易的推开牢?#29275;?#24555;步的走到王狗子旁边,他急忙?#25151;?#29579;狗子?#30446;?#23376;,往他屁股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光是一个玉佩,可证明不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当初燕?#26102;?#19979;还是太子时,魏正便跟随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当初那孩子出生后,屁股,有一个如同月亮一样的胎记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个秘密,除了燕皇,和生他的母亲外,也只有魏正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也是魏正会亲自前来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一看,王狗子屁股,果然有和燕?#26102;?#19979;所说一模一样的胎记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干什么,你谁啊老头,来脱我裤?#21360;!?#29579;狗子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?#20384;?#32437;横,他身为燕皇的超级心腹,自然知道自己那位主子多么想要找到这位?#39318;印?br>
                各方势力,这些年,都在找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有的势力,想要提前找到这个孩子,铲除掉。

                有的便是想要立下这大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魏正此时跪在地,说道:“老奴救驾来迟,还望大?#39318;?#36174;罪!赎罪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说完,魏正便朝王狗子砰砰砰?#30446;?#30528;响头。

                当初王狗子出生时,魏正也才三十多岁,是太子的心腹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是燕皇的第一个孩子,?#31508;?#39759;正也?#19981;?#24471;不得了,可因为多方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最后只能让这孩子隐居起来,?#31508;?#36825;孩子走时,还是魏正亲手递出去,让手下的人带走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如今一晃,竟已过去了四十年!

                那四个地仙境强者,也被吓了一跳,浑身一颤,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  穆倧则是双腿一软,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倒在地,他指着王狗子,手都有些颤?#19969;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怎,怎么会,怎么会这样。”穆倧浑身颤抖,他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世,很少会有让他害怕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说实话,算是他做人贩子,抓捕五千人贩卖的事情爆开,他都还能有回旋的余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他贩卖人口这些脏钱,可送了不少给京城内的大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这些人能不保他吗?

                收了好处,?#19988;?#21150;事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但眼前这件事,恐怕没人敢保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老人家,你说什么?你老糊涂了吧。”王狗?#26377;?#24369;的说:“我都是将死之人了,忠义伯,你也别找?#25628;?#25103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魏正看着王狗?#26377;?#21475;的伤势,心一震。

                若是陛下知道这件事,还不心疼死?

                他立马对身后的一个太监道:“赶紧过来为大?#39318;?#30103;伤!”

                随后,魏正目光盯着穆倧,说道:“忠义伯,你可知,你犯下了弥天大罪!”

                本书来自 品书 https:///html/book/47/47684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都市阴阳师 http://www.hbfg.tw/html/book/47949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四川金7乐直播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体彩即乐彩22选5 山西快乐十分图表分析 新浪彩票3d猜测 真钱在线棋牌 福利彩票软件官方软件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百人牛牛 大富豪 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3d开豹子的历史记录 河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15选五中奖规则 彩票网站有哪些 贵州11选5开奖图 三肖中特期期准白姐 重庆时时彩百位2玛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