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第一章 秋祭月

          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      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+大 -小

              剑下乾坤第一章 秋祭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                



                八月十五,秋祭月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暮色里,苏城七里古街,有位刚刚放学回来的清瘦少年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七里老街的老酒馆里,名为青衣的少女还没有学会中秋节的?#20843;祝?#21482;是按照惯例摆满了一桌子零嘴碎食,花生、萝卜、莲藕也做了几盘,觉得某个?#19968;?#24046;不多要回来了,她这才将那几只她亲自去阳湖挑了又挑的蟹用蒲包蒸上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熟悉的脚步声响起,每一步都像是砸在青衣心头,她每天都是从脚步声来推断那个她几乎不敢正视的?#19968;?#24515;情好与坏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今天比往常的慢,比往常的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在脚步声正好停在酒馆门口时,青衣低下了头,小跑过来接过少年的书包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少年姓周,名然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七里古街上的老店越来越少了,两年多前的金桂春还能算是其中一家。嘴刁的老苏城,偶尔会想起这一口,来酒馆里喝上那么几口。自从小老板接手酒馆,老苏城?#19981;?#30340;那口老味道还在,但价钱上去了。也不知道那位小老板从哪里弄来奇奇怪怪的药酒,最便?#35828;?#19968;小瓶也敢开价上千,据说最贵的几瓶要好几万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七里古街是苏城有名的景点,每年往来的游客数不胜数。最赚钱的生意是卖廉价纪念品,如金桂春这样的老店,凭着招牌也能招徕不少生意,但除非脑子?#24187;偶辛说?#34850;货,谁会花那么多钱在景区买一瓶不知道真假的药酒?半年时间不?#21073;?#37329;桂春?#29992;?#24237;若市到门可罗雀,要不是那些不知情的外地游客会好奇走进来,金桂春门口说不定早就长满了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七里老街是快黄金宝地,每家铺面都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。金桂春的生意一落千丈后,不少人就等着酒馆那天倒闭了好从那位小老板手里买下来。等了两年多,金桂春始终半死不活,可就是没有倒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晚饭,转身上了楼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不敢叫他吃饭,也不敢自己吃,她又站到柜台后面,以手支撑下?#20572;?#30475;着外面来来去去的人群,偶尔有几个人进来她也不招呼。反正那些人看到价格后就不会多呆,说不定还会骂几句是不是想钱想疯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十点钟了,灯火阑珊了,老街安静了,桌上的饭菜也凉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站在窗边,平静的视线从脚下的老街慢慢延伸出去,最终看向视线尽?#36820;?#26080;限星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夜色凉如水,秋风拂面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圆月落万家,少年独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三年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?#22351;?#22768;自语,眼神有些落寞。来苏城的那年,他只有十二岁,那时的他除了觉得中秋的夜色实在清冷,并没有像今天觉得莫名的孤单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关门,跟?#39029;?#21435;一趟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下楼来,冷声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依旧不敢多问,应声关?#35828;?#38376;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这个时节,晚上已有凉意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跟在周然身后,不紧不慢好似散?#21073;?#20294;几?#34903;?#21518;,二人身影就从古街消失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穿过老街,走过田野,二人最后来到城外的那座灵方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在这座无?#35828;?#23665;上,周然突然说:“出手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愕然,但她不敢犹豫,没有半点留情的一掌劈向周然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反常的没有接招,任?#24515;?#19968;掌落在胸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噗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一口血箭吐出,周然连退后数步后仰?#36820;?#19979;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?#21543;?#29239;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面色瞬间惨白,她想要过去扶起周然,但迎向那双看向她的眼睛,她被吓得直接跪下来,那副玲珑有致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收回视线,枕着双手望向万里星空,良久后才说:“你还是那么怕我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缩了缩身体,没敢说话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其实更想杀我吧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毫不在意的笑了笑,平静说道:“想让我死的人多得是,也不多你一个。这个吃?#35828;?#19990;界,要么你吃了我,要么?#39029;?#20102;你,多简单啊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轻笑了两声,而后随意一挥手,青衣身后凭空多出一道人影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叫梵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那人佝偻身体跪着,回答道:“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愿意了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那人双手伏地,脑袋深深埋在地上,说:“梵奎愿尊少爷为主,永生永世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永生永世就算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看着天上星?#21073;?#28129;淡道:“等我哪天能随手弄死你们的时候,就放你?#20146;?#30001;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与梵奎没说话,山上一片清冷的寂静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月上中天,万星璀璨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躺着的周?#24187;?#22320;坐起来,他双腿盘膝,闭目入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梵奎与青衣起身?#35828;?#36828;处,二人不?#39029;?#22768;,深怕打扰到山上入定之人。二人如今的实力虽不及全盛之时万一,依旧能以神念交流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老东西,看来你的骨头也不比我硬多少啊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再不出来,你可就要吃大苦头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哼!他未必舍得杀我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未必不等于不会,就咱们五个活到现在,?#19968;?#19981;想看着你死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停顿片刻才又说:“以我?#38405;?#30340;了解,你怎么也应该?#20154;?#35201;杀我的时候再出来,那样的话,说不定?#19968;?#35760;你一个大人情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如果真是那样,说不定咱们两个都要死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显然?#35835;?#19968;下,但转即就想明白了梵奎的意思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?#20843;?#27809;有完全隔绝定世珠与这方世界,这几年里发生的事情,我跟他们三个多多少少知道一些。那位让我告诉你,你的那些试探可以收收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怎么,他还想管我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已认他为主,那位肯定是不能杀你的,但?#38405;?#20301;的能?#20572;?#35753;你生不如死不难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哼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那位说定世珠不知道什么原因,似乎已经与这位小主人融为一体了。只要他愿意,随时可以知道我们心里的想法,所?#38405;?#19981;要再自作聪明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顿?#26412;?#24656;无比,骇然的望向梵奎:“定世珠怎么可能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梵奎摇了摇头,继续以神念传声:“小主人至今都没有成就神念,但他却能打开定世珠,除了定世珠已与他融合,还有其他可能吗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那我们岂不是永生永世为奴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那位说,还有一线生机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梵奎看着这方?#21543;?#30340;世界,而后望向山顶盘膝而坐的少年:“也许真像他说的,等到哪天我们没什么用了,就会放我?#20146;?#30001;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天微微亮,尚未鸡鸣,周然从深度入定中缓缓回神过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三人回到老街的时候,金桂春的门却开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第三个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双眼爬满血丝,神色憔悴,这位才调来的监察司副司长哪有第一次见面时的盛气凌人,深深的无力感让她目光含怒?#30446;?#21521;周然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跨过门槛,看也没?#26149;?#25918;在大堂里被白?#20960;亲?#30340;尸体,对青衣道:“扔出去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青衣领命,提着尸体一只脚反手就给扔出去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盖在尸体上的白布飘在一旁,尸体暴露在清晨的阳光之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那是一具?#24515;耆说?#23608;体,腹部已经被掏空,左边半张脸没有血肉,露出来的颧骨之上还有几处清晰牙印,死前的痛苦与恐惧?#27426;?#26684;在右边脸上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你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猛地站起来,对周?#22351;?#22768;怒吼道:“?#24853;?#30495;见死不救?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背对陈琦,一步步登梯?#19979;ィ?#24179;静淡漠的说:?#20843;?#20204;本来就该死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?#20843;?#20204;该不该死由法律制裁,而不应该是死在畜生的嘴里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停下,低头看着最后两阶楼梯,再开口时语气听上去似乎依旧平静,但比之前更冷了几分:“既然你们的法律能制裁,你为何来找我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松开拳头,无力道:“是不是?#20154;?#20204;一家都死绝了,你才会出手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回头,似笑非笑?#30446;?#21521;陈琦,说:“不会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为什么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大声质问道:“别忘了,你可是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闭嘴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沉声一喝,面色顿时阴沉下来,他冷冷扫了青衣一眼,声音隐隐含怒道:“监察司的人敢再来,一个不留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一步跨过最后两道楼梯,周然深深?#30446;?#20102;陈琦一眼,说:“无论是谁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死死地盯着周然的背影,心里愤怒无比,她连连深呼吸才勉强压住心?#25918;?#28779;,扫了一眼青衣与已经拿起扫帚扫地的?#21543;?#32769;头,抬起手对外面空荡荡的街道挥了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  隐在暗中的监察司之人无声出现,快速收敛起那具被扔出来的尸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陈琦拿起放在桌上那柄沾着血的短刀,深深望了望头上一眼,转身就走。然而,还有几步就要走出这条七里古街时,她脸上的那几份犹豫与挣扎却变成了决绝,随后又转身回到七里古街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站在二楼,看着陈琦从酒馆门?#30333;?#36807;,看着她一步步走到古街尽头,看着她几番犹豫之后咬着牙进了那?#22812;?#26448;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收回视线,周然笑了笑,开始提笔写字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接下来的半个月,监察司的人果?#24187;?#26377;再来老酒馆,才调来不久的副司长据说因为立大功?#22351;?#36208;了。正在监察司众人猜测谁能补上这个?#31508;保?#19968;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突然被空降下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年轻人名为何青志,据说曾服役于军方特殊部队,如今已是中校军衔!



                接到认命后,何青志飞速赶到苏城。但他进入苏城地界之后,第一时间不是去监察司报道,而是来到七里古街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身着崭新的军装,肩抗熠熠生?#32536;?#26657;星,何青志笔直的站在周?#24187;?#21069;,敬礼道:



                “首长好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饶有兴致?#30446;?#20102;何青志两眼,然后指了指大门,说:“以后没事不要过来找我,有事更不要找我,现在,滚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何青志不知道怎么惹?#34903;?#28982;,心惊胆战的站着动也不敢动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周然扫了一眼古街最里面那?#22812;?#26448;铺,似笑非笑道:“等不及了吗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



                



                (不收藏?不投票?哼!现在的我,你?#21069;?#25645;不理!以后的我,各位大爷,经常来玩啊!)



                



              剑下乾坤 http://www.hbfg.tw/html/book/53185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四川金7乐直播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nuitem id="hzff1"><b id="hzff1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zff1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zff1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zff1"><meter id="hzff1"><dfn id="hzff1"></dfn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progress id="hzff1"><font id="hzff1"></font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zff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11选5专家预测 笨重超脱打一生肖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 彩票走势 本期足彩胜负14场奖金多少 湖北快三百万高手 nba马刺对开拓者 淘宝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快乐12分析软件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大小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下载 天津时时彩杀号 香港六合彩现场报码 马会一码中特图 dx彩票走势图